周末双休的工作有哪些!

我在寺庙找了份工作:月薪一万五,周末双休,七险一金包吃住,KPI随缘。我充满干劲。每天加班加点都想把寺庙做大做强。可后来寺庙住持,曾经的28岁程序员,摸着锃光瓦亮的脑门告诫我:「凡眷寺,坚决反卷!」1我原本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做新媒体运营。连续七天加班到凌晨,却因为一个小问题被领导一顿臭骂。凌晨时刻,领导的谩骂声一句接着一句。我看着门外楼道的

我在寺庙找了份工作:月薪一万五,周末双休,七险一金包吃住,KPI 随缘。

我充满干劲。

每天加班加点都想把寺庙做大做强。

可后来寺庙住持,曾经的 28 岁程序员,摸着锃光瓦亮的脑门告诫我:

凡眷寺,坚决反卷!」

1

我原本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做新媒体运营

连续七天加班到凌晨,却因为一个小问题被领导一顿臭骂。

凌晨时刻,领导的谩骂声一句接着一句。

我看着门外楼道的声控灯明明灭灭。

突感人生无趣。

我把工牌丢在领导脸上,在他错愕的眼神中通知他:

「我不干了!」

2

我昂首挺胸地出了门。

然后哭着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晃荡。

突然间起了雾,

然后我迷了路。

黑夜里只看见两盏红光大灯笼亮着。

我如同夜行的船只看到灯塔般向那处走去。

随即看到了一座寺庙——

「凡眷寺?」

3

受了委屈,

丢了工作,

半夜三更还迷了路。

成年人的崩溃就在一瞬间,我哭得更大声了。

突然间眼前闪过一道白光。

一个耀眼的光头从寺庙探出来:「有缘人为何哭泣?」

我说我卷不动了。

他摸了摸自己的脑门问我:「我们招人,月薪一万五,周末双休,七险一金包吃住,KPI 随缘,你来不来?」

我擦干了眼泪。

整理整理了衣服。

然后一脸坚定地看着前方说:

「我蔡玖儿誓死守护凡眷寺!」

4

于是我入职了凡眷寺。

招我进来的光头是住持,法号悟霸。

看起来八十二,可他说他二十八。

悟霸:「我大你几岁,你就叫我一声哥吧。」

悟霸……哥?

我依旧做的是新媒体运营的职位。

待遇太好,我心有不安,每天都琢磨着怎么把凡眷寺做大做强。

悟霸哥给了我一个直播账号。

账号名为「凡眷寺」——获赞 0,关注 0,粉丝 0。

我打了鸡血般充满干劲。

直言要干出一番事业。

可悟霸哥却说:

「不必强求,一切随缘。」

5

领导这么说,可我不能这么做。

这是我在前一份工作中积累出的经验。

直播开始。

零零散散进来几个路人网友。

「第一次看寺庙直播,我佛与时俱进啊。」

「这是什么寺?风景不错。」

我抬眼从镜头处望去:

只见青松垂柳,古寺幽深。

耳边是鸟叫啭啭,流水潺潺,晨钟绵长。

我脑中不由得闪过一句话:「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吾与子之所共适。」

我与你共同欣赏这自然景色。

我心神一震,同样被这山间美景震撼。

「主播能把这个声音录制成音频嘛,感觉好治愈啊。」

「我感觉已经被净化了。」

「多日的焦虑被纾解。」

「我失眠好多天了,听到这个声音顿时有了睡意,我要去睡会了。」

6

我介绍道:「这是凡眷寺,首先我带大家去看看大殿。」

推开主殿大门。

蒲团上零零散散坐着几个穿僧袍的人。

有的是带头发的俗家弟子,和我一样。

有的是没有头发的,和住持一样。

主殿的佛像被用红布罩住了。

我拉住一位光头师兄问道:「师兄,这佛像为什么被遮住了?」

光头师兄告诉我:「经费有限,修了一半没钱上漆,住持说上完漆再揭。」

我:「……」

「哈哈哈哪里的山间野寺,太惨了吧。」

「火箭筒+1」

「礼花+1」

「线上给佛祖打赏,应该也算功德吧,主播记得帮我放进功德箱哦。」

7

我从主殿退出去,继续介绍:「主殿出来,分为左偏殿和右偏殿。」

山间小寺,虽然建筑物古朴,却不完全仿照古寺建筑布局来。

就跟这座寺庙给人的感觉一样。

更多的是随性。

我:「本寺只主殿堂供奉佛像,左偏殿是禅房。」

禅房打坐也与普通寺庙不同。

一师兄正在打游戏。

我把镜头对准他的游戏界面,他玩的人物也是个和尚。

队友打字:「你信佛吗,为什么不杀人?」

一看战绩 0 杀人 0 助攻。

师兄回复:「我佛慈悲。」

下一秒他被击杀。

师兄:「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我问:「敢问师兄为何在禅房打游戏?」

师兄拈花一笑:「我非打游戏,而是在游戏里禅修。曾经我因频繁生气而高血压,如今我出家修行,即使在游戏里被人万般问候,也再难生气。此乃心境修行,佛法精妙!」

「大师你当然不气了,只要我送得够多,生气的就是队友不是我。」

「大师我悟了,我这就去开一把游戏!」

「你们这寺,它正经么?」

「这就是传说中的『当 90 后 00 后出家』吧。」

「实不相瞒,我有点喜欢这个寺庙了,非常适合年轻人禅修。」

后台突然提示,账号关注+5。

我看着账号里多的几个关注,有些诧异。

但想了想又释然了,这里确实是个非常新奇的地方,人都有猎奇心理嘛。

8

我继续走:「右偏殿是讲经堂。」

讲经在这里,还有人来找大师开解、解签都在这里。

我把镜头对准正在解答的住持悟霸哥。

悟霸哥对我的镜头微微一笑。

求签人问:「大师,C 语言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吗?」

我被这问题惊得手上一抖。

「这么高深的问题?」

旁边的师兄却告诉我:「住持法号悟霸,最喜欢别人叫他悟霸哥,寓意无 bug。据说他出家前是个程序员,常年焦虑脱发,头发掉完了之后他就一气之下出了家。」

「从头发看,住持的编程技术很高啊。」

「大受震撼,这就是我等程序员的最后归宿?」

师兄又说:「不仅是程序员,隔壁还有写小说的、做设计的、新闻媒体的,现在都成了我们的弟子。」

「这寺听起来文化含量很高的样子。」

「不知道贵寺在哪里报名?」

后台提示,关注又涨了几十个。

9

我从讲经堂出来:「侧殿两侧是僧房,女客居右,男客居左。」

我带着镜头进了右边的女客居所。

设施完备,四人间带厕所。

「里面设施看起来很新啊。」

一个年纪稍大的女师父介绍:「今年住持来的时候刚翻新过。」

再走出来,阳光正好,诵经声随着微风轻拂入耳。

几只慵懒的花色斑驳的猫儿在台阶上翻着肚皮。

两只小黄狗在大殿前打架嬉闹。

我从未感到内心如此平静。

仿佛尘世的喧嚣都已经远去,我从来没有像这样贴近过自己的内心。

我甚至可以听见自己扑通的心跳声。

是「活着」的感觉。

「真好呀,这里的时间流速都仿佛缓慢了许多。」

「是因为我们在城市生活节奏太快了,早就忘了去看看世界的美好,去听听自己心里的声音了。」

「身体已被禁锢,灵魂渴望自由。」

10

直播在午饭前结束了。

我看了看,第一次直播账号涨了 300 个粉丝。

打赏赚了 30 多块钱。

平台还给我颁发了一个小奖章——「略有关注」。

还是太慢了呀。

什么时候我才可以赚够钱给主殿的佛像上漆呢?

我想了想,然后跑去找住持。

我:「悟霸哥,咱们能不能开一个在线求佛?」

悟霸哥露出疑惑的表情:「在线……求佛?」

11

我大概阐述了一下我的想法。

通过线上的方式,连线网友,解决他们的烦恼。

国外有修女忏悔直播间。

国内也可以发展一下寺庙开解服务嘛。

悟霸哥听入了迷:「你这个项目打算怎么落地?引爆点在哪里?过程抓手是什么?」

这下轮到我听不懂了。

悟霸哥看着我迷茫的眼神,咳嗽了一声:「阿弥陀佛,前职业病犯了,都是些互联网黑话,罪过罪过。」

虽然我也是互联网出来的,但是涉世未深,没想到还有这种黑话,真是学到了。

不过经过住持和其他几位高僧的探讨。

一致认为可以落地这个项目。

12

几天后,我开启了第二场直播。

挂牌直播名——「凡眷寺在线求佛」。

直播一打开,这次的在线观看人数比上次多了不少。

我调整视角,对准了三位坐镇的大师父。

「听说这里能在线找大师算命解惑。」

「我第一次来,这后面挂的字是——神棍?」

「嚣张,果然嚣张。」

我抬头望去,皱眉看着三位大师父身后的毛笔题字。

无财师父解释道:「是——别混。」

「人生浑噩,得过且过。不如每天都做些对自己有意义的事情。吾辈人生准则,只有二字——『别混』。」

13

直播全网寻找有缘人。

很快连线上了一个叫做「韩瑶」的网友。

三位大师在镜头前闭眼打坐。

我打着招呼:「这位叫韩瑶的网友,能听见吗?」

韩瑶:「嗯。」

「哇,是个小姐姐的声音。」

我:「你有什么困惑呢,现在可以说了。」

韩瑶:「大师们好,我是韩瑶,今年 22 岁。

「我刚毕业,大家都说毕业季是分手季,我没想到我也会分手。

「我很爱我男朋友,但是他……他不要我了,我快活不下去了。」

14

韩瑶说着说着就哽咽了。

即使只是声音连线,也能听出她的痛苦。

她断断续续地抽噎:「我们曾经那么好,怎么、怎么毕业了就变了呢,他说要回家,我说我要南下。为什么大家会变得那么现实呢?

「我生气地分手,但是他也没有挽回。

「我错了,我不能没有他。他的离开,就像我生命里缺失了一部分,我感觉世界都没有光了。」

我尝试安慰一下韩瑶,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对于现实中失恋的朋友,我能陪伴、倾听甚至帮他们一起骂前任,但是一线之隔的陌生人却让我为难了。

「失恋时候最容易钻牛角尖了。」

「这是不是传说中的恋爱脑啊?」

「别学个词就乱用啊,谁分手不难过啊,不难过说明没爱过。」

闭眼打坐的无情大师突然睁开了眼。

无情:「诸位,稍等片刻。」

15

无情大师离开后。

我尝试控场,有一搭没一搭地跟韩瑶聊着。

弹幕也都是安慰的话语。

韩瑶长舒一口气:「谢谢你们,温暖的陌生人,但是我……我还是很难过,我的胸口就像压了一块大石头,我可能不会好了。」

我皱着眉不知道说什么。

下一秒,无情大师迎着光走进画面。

他穿着僧袍,抱着吉他,腰背笔挺,凛然正气:

「我与你,唱一段佛经吧。」

16

我和屏幕后的观众一同被怔住了。

怎么会有人用吉他来唱佛经?

还唱得这样好听。

无情大师开口:「般若般若密心经——」

第一句是无伴奏唱词,如石破天惊,如空谷间幽兰瞬间绽放。

如——醍醐灌顶。

我像被什么击中,瞬间定在原地,说不出话来。

随即他轻拂吉他弦,行云流水,如同山间涓涓细流。

他唱着:「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我听着,不知为什么有种流泪的冲动。

像被瞬间净化了。

水波不兴,风停幡定,只有超脱一切的平静。

我感觉灵魂清爽极了。

17

一段《心经》唱完了。

直播间里鸦雀无声。

就连弹幕也稀疏甚至消失了一般。

许久之后,我才渐渐回过神来。

韩瑶的声音响起来:「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这几天我脑子里只有他。可刚才那一瞬间,我想起了曾经许多美好的瞬间,我的生活里好像不止有他……」

无情大师合十行礼,喊着我:「阿弥陀佛,蔡玖儿,我们再去一个地方吧。」

我拿着直播仪器迅速跟上他的脚步。

18

行走的过程中,无情大师却并不像往常沉默。

无情:「我以乐入佛,我之前在天桥下玩过摇滚,也在迪厅里打过碟。

「但是那样的日子,颓废且乏味,我找不到生活的意义。

「后来我来了这里,却没有放弃我爱的音乐,用音乐谱佛曲,何尝不是一种修行。」

无情大师突然停下脚步,闭目侧耳:「听。」

我也跟随停下了脚步。

天色渐沉,寺庙里回荡着钟鼓声。

晨钟暮鼓,每日反复。

19

无情大师带着我朝着鼓楼的方向走去。

他说:「我上学的时候,曾经有一个知识点叫做亚洲人口过亿的国家,我到现在还记得那时候背的是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孟加拉国、日本。

「我能记住,是因为我是靠音乐节奏和旋律背出来的,这也是我后来背所有书的诀窍。

「那也是我第一次开窍体会到——乐。」

无情大师突然笑了一下,严肃的面容一瞬间变得生动,他骄傲地说:

「我也是靠着这样的方式去背佛经,所以我是凡眷寺记佛经最快的!」

然后他又重新恢复了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人生在世,感知和表达世界的方式不尽相同。

「我一生只钻研这一门,所以我只能用它来度你。」

20

鼓楼的大师父刚敲完鼓。

无情大师打过招呼,接过大师父手里的鼓槌。

他介绍道:「这叫风雷鼓,能够模拟风雨雷电的声音。」

鼓面大而宽阔。

无情高举双臂,左手鼓槌敲击一声,随即右手鼓槌又敲击了一声。

就像在给观众们打招呼一样。

一切尽在不言中。

然后是双鼓槌同时敲击鼓面——「咚咚」。

再然后,敲击速度越来越快,鼓声越来越密。

如乱箭齐飞,如暴雨倾盆。

「有种下雨想要收衣服的冲动。」

「跟暴雨打在窗沿的声音一模一样。」

无情大师的鼓槌开始在鼓面挥洒,鼓声变得更加肆意。

如同轰雷直面而来。

又间或在鼓侧沿敲击两下。

如同闪电击中巨树。

「仅一个人,就有千军万马的声音。」

「大师好臂力!」

21

无情大师的所有言语都在鼓声中了。

我在现场,只觉得震撼。

韩瑶:「我想明白了,就像暴雨冲刷地面一样,有的污渍总会被洗净,有的人总是会离开的。

「大师,我想去寺庙里借住一段时间,换一种生活方式,不知道可不可以?」

无情大师点点头。

我把凡眷寺的地址发在了主页。

22

因为无情大师的唱经和鼓声。

「凡眷寺」账号迅速圈粉,很快粉丝就已经 10000+了。

并且获得了称号——「小有名气」。

账号收到的打赏金额也已经破千。

还有许多经历了感情问题的网友私信我,说要来清修。

我和无情大师一下子忙碌起来。

不仅是接待突然来的那些人,还有录制寺庙的声音。

寺庙钟鼓声、唱经声,甚至寺庙下雨和风声都需要录制。

录制好的声音被我免费放在账号主页,下载量很大。

「失眠时候我就来听听这些。」

「每次生活不顺的时候我就来听,听完又觉得充满了力量。」

23

第三次开播在一个月后。

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爷爷,你关注的主播开播了!」

「上次直播已经是 100000 年前了吧。」

因为太久没开直播了,我带着观众们又熟悉了一下寺庙。

我先在镜头里给大家打了声招呼。

「哇,主播小师父皮肤变好了很多,又白又嫩!」

「而且也瘦了好多啊,之前穿僧袍还有点臃肿,现在有种出尘的味道了。」

我挠头傻笑,在寺庙里确实是饮食作息都很规律,而且每天还都很开心。

我已经瘦了二十斤了,力气也明显比之前大了很多,挑水砍柴都不在话下。

我美滋滋地想,真没想到待在凡眷寺还有这样的好处。

我翻转了镜头,带着大家走到主殿。

主殿里无情大师正在带领众人诵经做早课。

做早课时间不好拍摄,我大概在门口待了会就准备离开。

可有的弹幕却眼睛很尖。

「大殿的佛像开始刷漆了?」

佛像依旧是被红布罩住的,底层露出的部分却已经刷上了一层彩漆。

但是也就只刷了这么多。

我去问悟霸哥为什么这么刷漆,跟进度条走进度一样。

悟霸哥只微微一笑:「佛曰,不可说。」

24

转了一圈之后,早课也做完了。

三位大师又坐在镜头前打坐。

直播开始寻找今天的有缘人。

最后连线到了一个网名为「松松今天吃什么」的网友。

有缘人一开嗓,是一个很好听的男声:「大、大师好!我是松松,是一个吃播。」

「竟然是松松,我关注他很久了。」

松松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直播间应该有一些人认识我吧。

「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直播了,因为我的身体出了问题。

「我没有想到有一天我竟然会厌恶吃东西。我好多天吃不下任何东西,已经快活不下去了。」

25

松松是个职业吃播,在平台有上百万粉丝。

可他已经停更了三个月了。

外界都在猜测原因,谁能想到是他的身体出了问题。

他说:「长期的饮食不规律让我的身体出现问题。

「先开始是吃完下播就吐,后来演变为心理也出现问题,我对着一桌子菜,一口也吃不下去。

「我开始暴瘦,整个人精神也非常差。」

我挠挠头,说:「要不你也来寺里清修一段时间?」

松松:「我看过你们的直播,我很向往也很喜欢凡眷寺。只是我没什么艺术细胞,音乐对我来说没什么用。」

我大概知道,长期的饮食不规律还有压力,造成了他现在的问题。

闭眼打坐的无疾大师睁开了眼睛。

无疾:「蔡玖儿,你去练武场等我,我随后就到。」

26

于是我举着直播设备直奔练武场。

虽然叫练武场,其实就是后山的一块空地。

这里放着一些粗糙的器械,包括压腿架、杠铃还有武棍等,都是用树桩等天然材料做的。

练武场都是在练习基本功的武僧

压腿、踢腿、站桩……

「这是寺庙?要不是都是光头,我还以为来到了体院。」

一切都很和谐,直到无疾大师出场。

他穿着袒露右臂的僧袍,露出了结实的胸大肌、宽阔的三角肌、有力的肱三头肌以及线条优美的前臂外侧肌群。

我看直了眼。

弹幕迅速活跃起来。

「我一生荤素搭配,看到这些是我的福报。」

「谢谢……男菩萨?」

「我一男的也爱看。」

27

无疾大师一在练武场出现,气氛立刻变得不一样了。

所有都在练基本功的武僧顿时变得更加卖力起来。

就像高三学生看到班主任。

无疾大师却没有管其他武僧,而是对着镜头说:

「练武强身,锻其筋骨,磨炼意志。

「凡尘种种,世人皆为名利奔波,然躯体康健方能继续下去。

「我以武入佛,只能以武度你。」

28

无疾大师先开始了一系列热身运动。

他双手合十,向镜头前的观众鞠了一躬。

动作虽然缓慢,却仿佛每一步都蕴含着力量和气场。

我问道:「无疾大师,你会哪家的功夫啊?」

他笑了笑,回答:「我,都会一点点。」

「都会亿点点?」

他上来对着木桩就是一套组合拳,攻速叠满:「咏春。」

随即离开木桩,穿蹦跳跃,快慢相间,臂伸长远:「长拳。」

又是变招,手指回勾,前臂摇摆似以前爪定重心,出手打,回手也打:「螳螂拳。」

身旁的另一武僧丢过来一根武棍。

先是一段舞棍花——

「猴哥是你吗?」

然后是踩棍空中翻转,90°角竖棍高踩远眺和挥棍横扫一大片。

「我的武术梦,我要去这里!」

29

从无疾大师换装出来开始,弹幕就一直很热闹。

只是主人公松松却一直没吱声。

我问:「松松,练武怎么样?强身健体,能让你的身体渐渐好起来。」

松松还是有点纠结:「我小时候确实有过武术梦,现在也很喜欢武术。可是我很多年没有运动过了,我怕受不了高强度的训练。」

无疾大师想了想,对身后的武僧们嘱咐了几句。

那些武僧迅速消失。

片刻后,武僧们换好了露右臂的武僧服重新出现在镜头前。

无疾大师:「这是凡眷寺的十八武僧。」

十八武僧,就有不下于十八种武艺,个个肌肉强健。

无疾大师:「还有这些,送上山来锻炼的小师父们。他们都行,你也可以。」

无疾说完,我举着镜头扫过另一片区域。

那里有十几个小孩子在练武。

最小的小女孩甚至才五岁,她顶着碗扎马步,小小的脑袋上都是汗:「师父,我坚持不住了!

「这也太可爱了吧。」

30

十八武僧还在卖力展示,小武僧们萌化了一群观众。

我:「松松,你觉得怎么样?」

松松:「抱、抱歉,诶,我……我刚才正在查去寺庙的路线,我今天晚上就到,来得及吗?」

好家伙,这可真是够迅速的。

松松:「我想过了,所有事情最难的是开始。只要我勇敢迈出了第一步,或许会有不一样的收获。当年,我也是选择了去做自媒体,才有了我的今天。」

有弹幕问:「我想问问无疾大师,能不能打过 A 啊?」

A 是著名的武术演员,虽然现在武术电影已经不吃香了,却依旧有很多人喜欢他。

无疾大师合十行礼:「阿弥陀佛,练武不为争高下,只为寻求心中所向。」

「那还是打不过吧?」

31

直播结束后,网上突然流传了一段视频。

是无疾大师出家前参加武术锦标赛的视频。

惊,无疾大师竟然是武英级武术大师!

而且那场比赛 A 也参加了。

无疾大师是冠军,而 A 屈居第二。

我拿着视频急急急忙去找无疾大师。

无疾:「阿弥陀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不管怎么样,来寺庙里学武的、身体出问题来寻求帮助的越来越多了。

32

一个月后,松松重新开了直播。

不过这次不同于以往的吃播,是他在介绍凡眷寺的素食。

他面前的仅仅是一碗素面。

他慢吞吞、一点点地把一大碗素面吃得干干净净,就连汤也喝干净了。

寺庙里不准浪费,所有东西必须吃干净。

他说:「我每天在凡眷寺练武,还要劈柴干活,别说厌食了,我饭量比之前正常时候还要大。

「我要在寺庙里多待一段时间,这里的斋饭特别好吃、花样还多,光是介绍斋饭我都可以开一个月的直播了。」

33

而我管理的直播账号又开始迅速涨粉。

现在已经有 50 万+粉丝了。

并且获得了平台称号——「声名大噪」。

直播的打赏和信众的供养也逐渐多了起来。

这笔钱让主殿佛像的彩漆又多刷了一部分。

不过佛像依旧盖着红布,看不清面目。

34

三个月后,我重新开了直播。

很快就连线到一个网名叫「AAA 专业手机批发唐哥」的网友。

我愣了愣,然后问道:「AAA 专业手机批发唐哥,这位朋友您能听见吗?

「这个网名哈哈,脑子里有画面感了,穿着条纹 Polo 衫夹着小皮包戴着墨镜的中年大叔。

「腰上还得挂着钥匙串的那种。

「也可能是网上那个 AAA 神秘组织,据说现在年轻人也喜欢取这种名字。」

很快另一端传来有缘人的声音。

却是听起来很年轻的男声:「竟然真的中了……大师们好,我姓唐。

「我今年 25 岁,刚从人人羡慕的国企离职,短暂的创业失败后现在在华强南做手机维修批发。

「我……我在现实里说不出口,但是我真的……快活不下去了。」

35

手机批发唐哥说着说着就哽咽了。

即使只有声音连线,也能感受到他的情绪有些崩溃。

我想了想,打破直播间的沉默:「您说您从人人羡慕的国企离职,可以问一下为什么吗?」

唐哥娓娓道来:「我毕业就进了那家国企。那家国企挺好的,福利待遇都很不错,逢年过节都有过节费和礼品,甚至过年还给家里父母打钱。」

「现在立刻马上,把公司地址和 HR 联系方式发给我!」

「流下羡慕的泪水。」

36

唐哥继续说:「但是工作了两年,我迷茫了。」

镜头正对着三位大师。

他们闭眼打着坐,似乎在认真听着唐哥讲话,又似乎已经入定。

周围偶尔飘过来诵经声,一切都像镜头前的三位大师那样平静。

这股平静之气似乎通过直播传递了出去。

连带着唐哥哽咽的声音也变得平静。

37

唐哥声音变得平稳:「我感觉自己像一台机器,每天机械性地重复同样的事情。

「我未来的职业发展,一眼就可以望到头。

「我一想到我未来二十年、三十年……直到退休都要做同样的事情,我就感到窒息。」

我在镜头后一阵恍惚。

这似乎和曾经的我处境是一样的。

而此时,打坐的无财大师睁开眼睛,给予肯定地点头:「年轻人,应该增强换老板的能力。」

「这大师语出惊人,我喜欢。」

38

无财大师示意他继续。

唐哥缓了缓,说:「于是我辞职了,去自己创业。」

这样的胆识和魄力,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刚开始还赚了点钱。但是后来大环境不好,我渐渐把赚的钱都赔了进去,还欠了亲戚朋友不少钱。

「我想把钱先还上。所以我暂时放弃创业,来了华强南做手机维修批发。

「这段时间,我又有新的创业思路,但是我没有钱了,我已经错不起了。

「我整夜睡不着觉,感觉自己瞎折腾了半天一事无成。我没有勇气去再找我的亲戚朋友,甚至现在都快失去活下去的勇气了……」

唐哥的故事说完了。

弹幕密密麻麻。

有的人骂他不识好歹。

「从应有尽有到一无所有,都是自己作的。」

「我当了几十年会计了,一辈子做一件事情有什么不好,收入稳定。」

39

可镜头前的无财大师点点头:「不错。」

我想了想,无财大师,不会是以财入佛吧?

无财大师站了起来,带着我们走进寺庙的一件休息室。

这里陈列着许多凡眷寺周边产品。

我把镜头对准手串柜子:有求学业的、有求事业的、有求财富的,还有求桃花的手串……

最重要的是,这些手串特别好看。

无财大师拿起一个事业手串:「香灰手串,开过光的,请一串回去?」

唐哥:「……这,算了,我这几天少吃点请一串吧,能连线到凡眷寺也是一种缘分。」

旁边的小师兄偷偷告诉我:「这里的所有周边都是无财大师一手做起来的,咱们还有网店,就是凡眷寺之前不太有名没什么销量。」

我信了,无财大师真的是以财入佛的。

40

我把产品通过直播橱窗放了出去,唐哥下了单。

唐哥请串之后,无财大师笑得更和蔼了。

无财:「在之前企业工作时,工作强度如何?」

唐哥:「朝九晚六,经常性加班,就算下班也工作群里也经常有消息。」

我理解他的感受,休息时间也被工作消息绑架,极大地压缩了娱乐时间和幸福感。

无财:「以你的工资水平,多久能在所在城市买上房?」

唐哥:「如果家里人赞助首付,贷款每月还一万,也要二十到三十年,才能够买一套一百平的房吧。」

对于普通人来说,在大城市买房确实很难。

无财:「你结婚了吗?」

唐哥:「没有,毕业以后更不敢谈恋爱了,付出的精力和金钱都不是我能承担的。」

这就是现实。

「听着怎么这么难过啊。」

「我们都是这样努力而平庸地活着啊。」

「看不到希望,没有价值体现。」

「我选择躺平。」

41

无财转动手中佛珠:「所以你看,你从一个僵局里跳出来,这是好事。」

唐哥:「可我比之前更糟,还不如再去找个班上,躺平慢慢还贷款好了。」

无财撩眼:「何为躺平?」

唐哥:「任由生活摧残,在一眼能望到头的日子里得过且过。」

无财摇了摇头。

无财:「年轻人应该积极躺平。」

「???」

「这大师说话我喜欢哈哈。」

「摆烂,果断摆烂!」

42

无财走着又回到了直播开始的地方,他轻拂身后毛笔题字——「别混」。

他继续说:「但是躺平并不代表着混日子。

「想躺平,是因为我们对现在的处境感到困惑,我们需要时间去停下来思考一下未来的路怎么走。

「从字面意义上讲,我们是在躺平,可从实际意义上讲我们是积极的。

「而那些真正失去对生活的思考,像一头驴一样围着磨盘转圈圈的劳动,才是真正的躺平。」

唐哥:「现在我就已经走不动了,我需要躺平,我甚至快失去活下去的勇气。」

无财:「如果累了,就停下来看看天,生活并不是只有一种生活方式。

「走出屋外去晒晒太阳。

「去听听鸟叫蝉鸣,去听听风吹树动。

「去看看院里的那些花猫、黄狗还有晒壳的乌龟。」

我看准时机,适时打广告:「来凡眷寺,都可以实现!」

普通人可以来这里做义工,吃住免费,供养费看着给。

「说得我都想出家了。」

43

无财又问:「你刚才说,创业又有了新的想法,可否跟我说一说?」

唐哥把自己的创业理念大致阐述了一遍。

无财点点头:「后期给我一个策划书。」

唐哥:「啊?」

无财对我说:「线下去联系一下这位有缘人,如果方案没问题,我们凡眷寺愿意做天使投资人。」

「???」

「这野寺这么有钱?」

「不是佛像都没钱上漆吗?」

无财解释:「专款专用。我们有专门的投资基金会,都是我和几位师兄弟出家前捐赠的了。」

「大师看看我,我也想要天使投资!」

无财微笑:「如果有所成就,记得来凡眷寺还愿啊。」

下播后,一位师兄偷偷告诉我:「咱们无财师叔,出家前是个玩期货的,在中外市场都赫赫有名。后来有次爆仓了倾家荡产才来寺庙清修。再后来东山再起了,又挣了百亿身家。最后却还是皈依我佛了。」

我听得目瞪口呆,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大隐隐于「寺」?

44

第三次直播以后,「凡眷寺」账号又迅速涨了一波粉。

现在的关注已经有 100 万+了,获得称号——「赫赫有名」。

我管理「凡眷寺」账号已经半年了。

现在账号是获赞 1000 万+,关注 3,粉丝 100 万+,这个数据还是让我很有成就感的。

而主殿的佛像也多刷了好大一部分漆,可是依旧被红布遮盖。

我跑去问悟霸哥:「佛像还没修好吗!打赏的钱应该刷个漆还是够的吧?」

悟霸哥摇摇头:「还差十万。」

十万?

我挠挠头,突然想起一件事:「悟霸哥,我这半年的工资发了吗?」

45

工资是发了,而且因为我一直在寺庙里没地方花钱,这钱都存下来了。

加上我之前的存款,刚好够十万。

我拿着十万元给悟霸哥:「必须给我佛安排上!」

一个寺庙里,主殿的大佛都没漆,说出去可不让人笑掉大牙。

而且我凡眷寺现在可不是普通寺庙了。

是拥有百分粉丝的大寺庙!

46

钱到位了,很快佛像的漆也刷好了。

揭布仪式的那一天,所有僧众到场。

揭开的一瞬间,一道金光落在佛像面前。

无情大师吹着唢呐走了进来。

我:「这首曲子怎么这么耳熟?」

悟霸哥摸着光头乐呵呵:「是《小刀会序曲》。」

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只觉得无比耳熟,像是有一个熟悉的英雄身影出现在脑海里。

下一秒无疾大师踩着棍飞了进来,像个猴子。

我失控叫出声——

「齐天大圣?」

金光散去,刷好漆的佛像正落在眼前,是一个头戴凤翅金冠、身穿锁子黄金甲、手握如意金箍棒的盛装猴子。

悟霸哥纠正:「是斗战胜佛。

「即使被压了五百年,也依旧可以再次站起来去重新出发。这是属于我们的信仰。」

寺庙的钟声同时敲响,我大梦初醒般定在原地。

这凡眷寺……是真实的吗?

悟霸哥看着我笑,身边各种熟悉的面孔都看着我在笑。

我感到一阵眩晕。

突然想起来,我拿到上家公司的离职证明了吗,我现在的社保是怎么缴的?

为什么凡眷寺发工资我没有收到银行短信提醒?

47

我晕晕乎乎地醒来,发觉自己站在一座寺庙前。

手机上显示的时间还是我把工牌丢在领导脸上的那天晚上。

难道一切都是一场梦吗?

可下一秒手机振动。

我收到一条陌生号码的彩信:我名下多了一间荒寺,有相关的手续证明;还在某知名直播平台继承了一个名为「凡眷寺」的 0 粉丝账号。

我推开寺庙的门走了进去,一切陈设如同梦中一般。

下一秒手机又振动,卡里突然打进了 9 万块钱,跟我梦里半年在寺庙的工资一样。

这样算算银行卡里有 10 万块钱,够我把整个寺庙简单修葺一遍了。

不知道无财大师他们什么时候会来……

*后记

某日晚上,我睡不着在寺庙乱晃。

如今寺庙里已经多了不少人。

突然听到门外有哭声。

我推开寺门,门口大红的灯笼照亮了一个闪耀的光头,我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

我问:「有缘人为何哭泣?」

他说他卷不动了。

我说:「我们招人,月薪一万五,周末双休,七险一金包吃住,KPI 随缘,你来不来?」

他擦干眼泪。

真情实意地说:「我吴八誓死守护凡眷寺!」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FX951741939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82568432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xzy666.com/116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