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姑娘节!

——《坠龙案?吴嫣补强修正》——选择补强修正与否,以及如果是补强修正,则开始你的项目选择。你选择的条目是?每种各多少?吴嫣:白嫖一个天赋,两个诅咒换一个职业,剩一个诅咒豁免吴嫣:(再白嫖一个经历包?)吴嫣:(职业换来的技能需要技能点吗)天赋d756,经历d643,职业d869(啊?职业是武功集里的职业篇职业)(只是获得传承,对人物本身职业不造成影响)骰娘:吴嫣16岁(

——《坠龙案?吴嫣补强修正》——

  选择补强修正与否,以及如果是补强修正,则开始你的项目选择。你选择的条目是?每种各多少?

  吴嫣:白嫖一个天赋,两个诅咒换一个职业,剩一个诅咒豁免

  吴嫣:(再白嫖一个经历包?)

  吴嫣:(职业换来的技能需要技能点吗)

  天赋d756,经历d643,职业d869

  (啊?职业是武功集里的职业篇职业)

  (只是获得传承,对人物本身职业不造成影响)

  骰娘:吴嫣 16岁(双马尾)的骰子在空中旋转跳跃: D756=142

  骰娘:吴嫣 16岁(双马尾)的骰子在空中旋转跳跃: D643=534

  骰娘:吴嫣 16岁(双马尾)的骰子在空中旋转跳跃: D869=670

  经历?你去一兵部应召,一番检查后,你没过,被你爹丢河里淹死了,遇到路过道士救了一把——年龄+1,你成了水鬼

  天赋?炎黄血:黄泥塑就,血之炎黄。炎黄血性,脊梁不断,战斗轮中,不会因为重伤而昏迷。

  职业?水鬼:专门在官府内负责水下捞尸、捞货物的小卒子。潜水60;游泳60;水鬼捞尸法:你可以轻易的在水下捞尸、捞货物,并且以此讹诈货主、死者家属。

  诅咒2d131。

  骰娘:吴嫣 16岁(双马尾)的骰子在空中旋转跳跃: 2D131=29+99=128

  诅咒?弱不禁风:你在恶劣环境下,每行动三小时,过一个体质惩罚骰,惩罚效果为感冒、发烧等病症。(狛枝凪斗)

  诅咒?闪电五连鞭:绝对不可杀生,不然会受雷击5*1d5*n2,五次伤害。(皮卡丘

  请选择要除去的诅咒。

  吴嫣:(都去掉)

  ——《save》——

  吴嫣:三个人在一起吗

  不在

  除非你们把影神打破,否则不会在坠龙案相见/斜眼笑

  ——《坠龙案》——

  ——《秋线》——

  七月十四,下午十一点,秋风和,八卦巷,酒馆。

  酒客一时无语:“我不是刚说了吗,宝山寺。”

  秋风和:“对对对,您说的太精彩了,我把前面忘了。”一拍脑门,然后继续倒酒,“另外一位高僧呢?”

  酒客端杯饮酒,眸子似点点明光:“这智兴和尚可不得了,乃是众生之怨相结而成的天尸君所化,昔有阴阳双剑斩杀天尸君,天尸君贪嗔痴合一,大忿念天尸化佛,一口魔刀度灭一切,天尸君死了,活着的便是魔僧?智兴和尚,乃是‘一口魔刀贪痴嗔,清净寂灭大解脱’!”

  秋风和:心中了然,这位不就是马县长嘛

  秋风和:“这么神奇吗,那个阴阳双剑是谁操控的啊?”

  酒客道:“不知道。”

  秋风和:“今夜多谢您讲的这些了,在下受益匪浅。这般便先回去了。”

  秋风和:拱拱手,离开,去往捕蛇人门前,看看里面有没有亮着灯

  耍蛇人阿青家看起来平平常常,嗯,也算是平平常常吧,一条巨大的蛇在房檐下探头,巨蛇的前额上长有红点。

  这户人家,没有亮灯。

  秋风和:和大蛇蛇说话:“你好啊,你的主人睡了吗?”看蛇会不会理我。

  大蛇根本不动弹。

  秋风和:“在下白天再来拜访。”

  秋风和:转身去往八卦井

  秋风和转身来到八卦井,五经半夜的,只见井中水如明镜,清澈透亮,倒映着八卦巷,水中没有人。

  秋风和:直接跳下去

  秋风和跳到了井底。

  秋风和:找到那个什么都没有的镜子,敲一敲

  秋风和看到整个空墓,占据镜面。

  秋风和:“素帝大人,您在吗?晚辈来换取鬼币。”

  那无形的声音回荡:“本座在此,你要换多少?”

  秋风和:“30鬼币,是否为九两银子?”

  无形的声音道:“可以。”

  秋风和:那我拿出九两银子和他交换

  秋风和:“大人您这里有什么可以交换的其他东西吗?”

  那声音道:“有的,你要些什么?”

  秋风和:“前辈您这里有没有可以给地缚灵添加身体,让他们能够脱离阴土存在的武功或者法宝?”

  那声音道:“有,我这里有一卷《混天图》,可以勾勒群仙真形,令诸鬼魅炼去阴渣,投胎转世。”

  秋风和:“若是在这死墓之中,也可以投胎转世吗?”

  那声音道:“哪个死墓?”

  秋风和:“被仙人封锁并不断陷入轮回循环的死墓,玉麟镇。”

  那声音道:“没听过,不过想来乃是另立天地,再造乾坤的洞天福地之流吧。”

  秋风和:“若说是这样,确实也是这样,不知这样像一个库一样被隔离出来的天地可以吗?。”

  那声音道:“投胎转世,自然无妨,只是恐怕会依旧转生在洞天福地之内。”

  秋风和:“确实是这样……多谢前辈您解惑。不知道这个图可以用多少鬼币来换?”

  那声音道:“这东西,2400鬼币。”

  唐玄:(好贵)

  秋风和:“嗯……贵了点,有没有能让地缚灵驻留于世,而非转世投胎的武功或者法宝呢?”

  那声音道:“也有,美人书,1200枚鬼币。”

  秋风和:“晚辈想了一下,或许《混天图》对于晚辈更为实用。”

  秋风和:“晚辈想兑换《混天图》,手中还剩余80鬼币,其余鬼币就用金银来兑换,可否?”

  那声音道:“可以。”

  秋风和:交钱

  秋风和失去金钱,获得《混天图》:王奉仙……画天人朝会图,号《混天图》。——《王氏神仙传》。内有天人朝会天帝之景,可以依照图绘勾勒群仙真形,令诸鬼魅炼去阴渣,投胎转世。

  秋风和:开两立方米的阴土,先把猫脸老太太和他的乌鸦放出来

  秋风和消耗100mp,开辟两立方米,猫容婆抱着她的乌鸦们出现在阴土之中。

  秋风和:进入阴土和对猫脸老太太充满诚意的道歉,“之前之事,在下未弄清楚,失手将您错杀,后悔莫及。”

  秋风和:问问乌鸦能不能帮我翻译一下

  乌鸦歪着头:“嘎?”

  秋风和:双手合十比划着道歉的姿势

  秋风和:然后拿出《混天图》给猫脸老太太

  秋风和:指指混天图上的神仙,指指老太太,再比划一下飞升

  秋风和:“您照着这个练,能变鬼仙。”

  猫容婆一脸害怕,什么?练了就可以上西天?

  乌鸦:“嘎嘎嘎”

  秋风和:不是不是,赶忙摆摆手,然后拿出纸笔

  秋风和:画一只猫套着一个灵魂,画一个纸里面一个神仙

  秋风和:两个相加,变成一个猫脸鬼神仙

  猫容婆一脸懵逼,我不是都已经嘎了吗?

  秋风和:给她看,“你懂了吗?”

  秋风和:“这下是不是完全懂了?”

  猫容婆一拍手:“喵啊!”

  秋风和:我也和他说:“喵!”

  秋风和:“您先练着,您啥时候练完成了鬼仙,啥时候就可以出去了。”摸摸猫猫头。

  秋风和:给她纸笔,“有什么想要的,您给我画下来,我出去给您找。”

  秋风和:“还有这个。”

  秋风和:拿出当初再那个庙后面的好多老鼠的图

  猫容婆收起来人皮画卷?《鼠壤坟传说》。

  秋风和:再给猫脸老太太画这么一张图

  秋风和:“淑君,淑君,进去了,抓进去了”

  猫容婆一副我悟了的模样,鼠君被囚禁play了

  秋风和:“衙役,带刀的。”装一下衙役的样子

  秋风和:然后抓一个乌鸦假装是淑君

  秋风和:关进监狱里,开开门,把乌鸦放进去,把门关上,锁上

  乌鸦歪头装死:“嘎!”

  秋风和:“对,演得好。”

  秋风和:摸摸乌鸦头

  猫容婆明悟了,囚禁play的细节很详细,甚至弄昏了!

  秋风和:“你这个猫容婆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秋风和:“这些都是谁教给你的?”

  乌鸦歪头:感觉你们在描述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秋风和:对猫容婆深深鞠躬,然后把《混天图》给猫脸老太太

  秋风和:“您好好修炼,在下等您修炼有成的一天。”

  秋风和:“喜欢哪个神仙就去练吧,在下先告辞了。”

  秋风和:回去八卦井里面

  秋风和:“素帝前辈,您还在此处吗?”

  再回到八卦井,井中依旧是多个镜面分屏。

  秋风和:再敲一敲那个空旷的镜子

  秋风和看到了空旷的墓再度占据整个镜面。

  秋风和:“素帝前辈抱歉……刚刚得了您的《混天图》,在下去解决了一下个人的问题。”

  素帝疑惑的道:“你上厕所和我说什么?”

  唐玄:(好,又一个坐忘道)

  秋风和:“不是上厕所,嗯……”

  (素帝:这么大个事,没必要)

  秋风和:“前辈,您这里有没有可以增加运势的物品或者功法呢?”

  素帝道:“没有。”

  秋风和:“好吧,那您有可以让人提升神秘学知识的方法吗?”

  素帝道:“有啊,十两金子提升一次。”

  秋风和:“一次可以提高多少成功率呢?”

  素帝道:“那是什么玩意儿”

  秋风和:“算了,这种事情还是自己去修吧。多谢前辈……”

  秋风和:“在下没有其他需要兑换得了,但是有个问题想向前辈您请教。”

  素帝看着你道:“请讲。”

  秋风和:“您听说过‘坐忘道’这个组织吗?”

  素帝道:“没有。”

  秋风和:“了解了,那在下便没有其他问题了。”

  秋风和:拱拱手:“在下先行告退,告辞。”

  素帝看着秋风和离去,这又是哪条狗骗来的坐汪道呢?

  秋风和:(我不是坐忘道)

  七月十五,凌晨一点,秋风和,八卦井。

  秋风和:脚下草上飞,飞到三元坊的客栈,回到客栈休息

  七月十五,凌晨两点半,折腾半夜的秋风和归巢休息。

  秋风和:抱着神火丹睡觉

  秋风和过d12。

  骰娘:秋风和的骰子在空中旋转跳跃: D12=6

  困困狗秋风和醒了,七月十五,早上八点。

  秋风和:起床伸个懒腰,亲亲我的神火丹

  秋风和:和虞画姐姐问声早,然后去找干爹

  秋风和又来找我了。阮经天澹然的想到。

  秋风和:“干爹,咱们走吗?”

  唐玄:(哦,崂山道士)

  唐玄:(又跟之前的聊斋连上了)

  阮经天道:“儿啊,走吧。”

  秋风和:“爹啊,中元坊有不少吃食,您看看您有啥要吃的么?”

  秋风和:给干爹一个大麻花和一个烤红薯

  秋风和:“先吃早饭,咱们再去贾家村。”

  阮经天道:“儿啊,大早上吃烤红薯,还是凉的,不烧心吗?我吃俩包子就行了。”

  秋风和:“好,好。”拿包子蛊做出来两个包子给干爹

  秋风和:我吃大麻花

  你们在上元坊路边,看到了一个挽着发髻的大姐姐,琼鼻樱唇,一身青衣,左手池莲蓬,右手捏莲子放入口中。

  秋风和:“爹,爹,你看这个小姐姐好美啊。”

  阮经天道:“真好看。”很是朴实。

  秋风和:我要去和她搭讪

  女子拢了拢绣着青叶白莲花的袖口温文尔雅的看向秋风和。

  女子笑了笑。

  阮经天道:“她看我了,儿啊,老夫好害羞啊,想起了当年。”

  秋风和:啊被他听到了,好害羞,脸不由得胀红

  阮经天道:“儿啊,你看老夫这衣衫有没有不整齐。”

  秋风和:“爹,你看我这衣服穿得咋样?”

  阮经天道:“你这衣裳不太行,你先去换一身。”

  秋风和:整理一下衣衫,看看我爹衣冠整不整齐

  阮经天手脚麻利的收拾好了衣裳,看起来很整齐。

  秋风和:“不行不行,来不及了,就这样吧。爹您衣服挺整齐的。”

  秋风和:“完了,小姐姐还在看我,爹,怎么办啊?”

  秋风和:紧张的抓着我爹胳膊

  秋风和:“我没和这么好看的小姐姐说过话。”脸红

  大姐姐继续吃着莲子,阮经天道:“这样吧,这姑娘你把握不住,交给爹,爹觉得可以把握住。”

  秋风和:“呃呃,那您怎么把握啊?”

  秋风和:“我……我不行,爹您来,您来”

  阮经天一手上托,大概就是这样。

  秋风和:认真学习

  秋风和:打掉爹的手,“爹你正经一点啦。”

  (大概就是这样的手势)

  秋风和:“不能对人家小姐姐没有礼貌。”

  阮经天笑呵呵的过去:“哎呀,小姑娘,看见你我就想起了我死去的老伴啊!”

  大姐姐很有礼貌,没有生气:“您老伴一定很漂亮吧。”

  秋风和:踟蹰的跟在后面,质疑我这爹他行不行啊

  阮经天道:“对啊,跟我一样。”

  大姐姐额头滑落冷汗,跟您一样,那可就不是漂亮了。

  大姐姐道:“那您还真是有福气啊。”

  秋风和:“抱歉啊姑娘,我义父他平时就这个样子,您别见怪。”

  秋风和:对大姐姐道个歉

  阮经天哈哈一笑,打了个哈哈,给秋风和使了个眼色,我铺垫好了,儿啊你好好表现。

  秋风和:我爹用心良苦,感动

  秋风和:感人肺腑!

  大姐姐一看不是老流氓说话:“您可真是客气了。”

  秋风和:感人肺腑!

  秋风和:“承蒙姑娘您不见怪,在下秋风和,不知道姑娘您怎么称呼?”

  大姐姐温文尔雅的笑着施了个福礼:“奴家青叶子。”

  (阮经天短短几句话,就把自己成功演绎成了老流氓)

  大姐姐温文尔雅的笑着施了个福礼:“奴家青叶子。”

  秋风和:“您客气了,青这个姓不常见,青姑娘您是三元坊本地人吗?”

  大姐姐道:“这是奴家的道号。”

  大姐姐道:“奴家并非是本地人。”

  秋风和:“难怪,是在下浅薄了,姑娘您气质高雅,清丽脱俗,不知姑娘师承哪个门派呢?”

  秋风和:(突然怀疑他是个坐忘道)

  唐玄:(他是幺鸡!)

  秋风和:(蓝色妖姬是吧)

  大姐姐道:“奴家,白莲教。”

  夜黎殇璃:(敢问阁下,你的黄金切尔西在哪里)

  这时候,街上走来两个大姐姐。一个一身红裙,唇上涂抹橙红色的唇釉,一双白玉似的手臂随身摆动,美腿赤足,踏地而来。

  另一个一身素净白裙,纹绣数朵白莲花,头戴银饰,又点两颗美人痣在左右眼角。

  秋风和:(但是在他的心里,还是师傅最美)

  若雨无情:(兔兔哪找的图?俺康康去)

  秋风和:又见到两个小姐姐,脸腾的又红了起来

  若雨无情:(兔兔哪找的图?俺康康去)

  (大量的图里遴选的)

  秋风和:“青叶子道长,这、这二位也是您的同门吗?可否劳烦引荐”

  (带白莲花的只找到了两张)

  (红莲子只能用别的图暂时代替)

  青叶子温润的道:“这是奴家的师姐红莲子,这是奴家的师妹玉节子。”

  ——《吴线》——

  七月十六,晚上六点,月凉如水,吴嫣乘船来到了锐龙渡。

  吴嫣来到锐龙渡,千载不变的渡口往来皆是如梭行船。锐龙渡此处……并没有任何受灾处,从来都没有受灾。

  前往玉麟镇,大街上清爽无比,干燥的街道上,孩童们追逐玩耍,长街上人们做着驱疫逐鬼的傩戏,舞蹈部分多作驱逐扑打及射杀等动作。路人看着傩戏,一个个做傩戏的扮着妖魔鬼怪,或者是十二大神,有的执斧,有的执短剑,张牙舞爪,作驱赶追扑之状,鬼怪四散奔逃,显示出十二神的无比威力。简单而朴实的傩戏,就如同从三皇五帝到汉唐,再到更之后依旧不曾更易的民风民俗一样磐石不移。

  吴嫣:在家乡被毁后,吴嫣为了追踪妖魔的足迹,一路乔装成了一个蓬头垢面的小乞丐

  吴嫣:#一路上风餐露宿,终于来到了城镇里

  吴嫣:#混到看傩戏的人群里

  吴嫣:#粗着嗓子找一个面善的镇民搭讪:“大哥,这傩戏每天都有吗?”

  那面善的镇民道:“哎呀,这么大排面怎么可能天天有。”

  吴嫣:#理了理自己破烂的衣服:“不瞒大哥,小子到处讨口,刚到镇子上来,这镇子可有什么良善之人,小子好去讨两口饭吃。”

  吴嫣:“是吗,今天可是什么特殊的日子?”

  镇民笑呵呵道:“镇上的良善之人?有啊!我听闻最近镇上开了个道长,唤做葛巢甫,他可善良了。”

  谢泽风:(乞丐开局?)

  谢泽风:(小心被丐帮欺负)

  江湖说书人:(朱元璋?)

  唐玄:(是水鬼)

  唐玄:(水鬼开局)

  唐玄:(破烂很正常)

  江湖说书人:(这可不兴啊)

  无忧:(五筒啊!)

  无忧:(他这个臭五筒)

  江湖说书人:(朱元璋他气运一个人比一个省都牛逼)

  无忧:(坑害了白板老大)

  秋风和:(骰子老大,你搞混了)

  吴嫣:“是吗,还望大哥指点,那道观在什么地方啊”

  唐玄:(我师弟是发财)

  秋风和:(我才是五筒)

  唐玄:(我是白板)

  秋风和:(我是五筒)

  无忧:(真是的,都是一堆麻将)

  秋风和:(每个麻将有每个麻将的师傅老婆,这个可不能搞混啊)

  唐玄:(我这师弟,相当的能隐忍)

  唐玄:(这可是坐忘道!)

  镇民看着吴嫣道:“那位道长不是本地人,不在本地有道观。”

  吴嫣:“那请问到哪里能够找到道长呢?”

  镇民一指东边:“三元坊那边。”

  吴嫣:#拱手:“多谢”

  吴嫣:“大哥,今天是什么日子啊。”

  镇民道:“七月十六,不是什么日子。”

  吴嫣:“既然不是什么特殊日子,这傩戏又是为何而演啊?”

  镇民一边按着傩戏的拍子拍着腿,一边笑呵呵的道:“这是为了祛避希夷之祸,不然这鬼疫一出,不得安生。黄金四目,玄衣朱裳,戈击四隅,驱除方良。从那个牛鬼蛇神在人间横行无忌的先民时期开始,跳傩便已是袯邪除祟、送魂悼亡的重要手段。”

  吴嫣:“原来如此,不过…鬼疫?难不成最近镇上出了什么邪事不成?”

  镇民道:“这是祛避祸患,祛避,懂吗?”

  吴嫣:“哦,那挺好的”

  吴嫣:“镇子里一切平安。”

  吴嫣:#对着镇民道了声谢,四处转转,一边向着三元坊寻去

  吴嫣来到了三元坊,下元坊除了医馆、民居、路口,便是一座山上有庙的山。

  七月十六,晚上七点,下元坊,吴嫣沿街乞讨,街上没有人,多少有点尴尬。

  吴嫣:#向着山上的庙子走去

  吴嫣:#顺便看看山上的地形,是否适合打猎

  夜晚,整个鬼潮逐渐充塞三元坊的范围,并且渐渐生出重重鬼域,亦或者是鬼村楼阁。伥鬼就是像是流水一般流淌而过,不是很密集,但是却很多,铺天盖地的,甚至有些伥鬼会聚集在一起化作一个村落……

  吴嫣向着三元坊中央而去,上山路上,一路山林茂密,多生枯枝败叶,藤蔓缠树,争夺养分。山中鸣声上下,鸟兽声传。

  吴嫣在夜里的山中找到了那狐尊庙,狐尊庙倒是有些破破烂烂的,一座狐狸雕像坐在正中,香炉里袅袅生烟。

  这山中地形,适合打猎。

  吴嫣:“奇怪,不是说有一位心善的道长在这里吗?”

  吴嫣:#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对,心想:“也好,这山间小庙,是个休息的好地方”

  吴嫣:#向着狐狸雕像拜了三拜

  吴嫣:心中默默念道:“狐仙大人保佑,小子今晚能够睡得平平安安的。”

  吴嫣进入狐尊庙,庙里破破烂烂的,有干草铺在地上一角,几个孩童在此睡觉,香炉升起袅袅之烟,一座狐狸雕像坐在正中。

  一位道长,正在这狐尊庙中,正襟危坐。

  吴嫣:#见到庙子里还有其他人

  吴嫣:#拱手道:“请问,是葛巢甫道长吗”

  吴嫣:吴嫣小时候被扔进水里,被一位道长救了一命,因此对道士很有好感

  吴嫣:#同时偷偷的看这位道长帅不帅

  这道士扶正莲花冠,温和而笑:“贫道,真传道,葛巢甫。”

  秋风和:(以前那个唯唯诺诺的小师弟呢?)

  吴嫣:“太好了!外面的人都说道长您心地善良,我可以在道长这里讨点吃的吗?”

  葛巢甫从袖袍里掏出半包红枣山药膏,半包八宝蜜糖酥:“吃吧,可怜的孩子。”

  唐玄:(哦,搞不齐你见到的是我)

  唐玄:(我制造的葛巢甫)

  唐玄:(这不地道啊)

  唐玄:(都没给我吃过!)

  吴嫣:#接过道长递过来的吃的

  吴嫣:“道长,你这里需要帮忙吗?”

  吴嫣:“我可以帮你扫地,做卫生”

  吴嫣:“我还会打猎的”

  吴嫣:#再看看道长帅不帅

  葛巢甫生的两只眼睛一张嘴,这人长得特别的人,温润一笑,轻轻勾起唇角:“贫道不用。”

  葛巢甫长得中等偏上。

  唐玄:(这我重新回来,我师弟不得阳神了?)

  吴嫣:#冒着星星眼,自来熟地坐在干草地上:“道长你到这个镇子来做什么的啊?说不定我们还能互相照顾呢”

  唐玄:(唐元:打个麻将的功夫,我师弟怎么成阳神了?)

  吴嫣:“道长你一定会降妖除魔的,对不对!”

  葛巢甫看着吴嫣,轻声的道:“降妖除魔?略懂一点。贫道修行的,乃是道家《九字真言》。”

  吴嫣:“九字真言?好厉害啊(???_??)?”

  吴嫣:“道长,这些孩子都是你收容的吗?”

  葛巢甫道:“这些孩子与贫道不过是萍水相逢。”

  吴嫣:“他们好可怜啊”

  吴嫣:“对了,道长!”

  秋风和:(对了,葛巢甫是坐忘道发财,你别被他骗了)

  (我跟你说,说这话的是坐忘道五筒)

  吴嫣:#吴嫣咬了咬牙,脸色微微有些发烫:“道长,你缺一个小跟班吗。”

  秋风和:(你信我,我不骗人)

  唐玄:(我是白板,这是我的师弟发财)

  秋风和:(你看,汤圆都这么说)

  (坐忘道的话,你也敢信)

  吴嫣:(我只是一个单纯的无知少女)

  唐玄:(这位是我的老大五筒,精通话术@秋风和)

  秋风和:(你们是大三元,我是区区五筒而已)

  唐玄:(那不一样)

  唐玄:(没有老大你,我怎么胡牌呢)

  唐玄:(你是宝牌啊)

  葛巢甫看了眼吴嫣:“你若是想跟随贫道,倒也可以。”

  吴嫣:#少女的眼神中充满着期许

  吴嫣:“真的吗,道长!”

  葛巢甫道:“当然是真的。”

  秋风和:(这是个坐忘道,你别信他)

  秋风和:(他是发财呀)

  唐玄:(五筒大佬何时发癫)

  唐玄:(还差一个人就能斗地主了)

  吴嫣:#少女眼睛里有一些湿润了,她独自漂泼了这么久,终于有人肯收留她,有了道长的帮助,她追寻妖魔报仇就有希望了

  吴嫣:#来到道长身前,给道长磕三个头,眼睛湿润着,哽咽道:“多谢道长收留”

  葛巢甫轻抚少女头发道:“这算什么?跟着贫道,日后有你好果汁吃。”

  葛巢甫从袍袖里掏出一碗冰镇绿豆汤。

  秋风和:(我也有好果汁,来跟我)

  吴嫣:#吴嫣咧开嘴笑了,接过绿豆汤,饮了一口

  秋风和:(我有奶油大麻花和烤红薯,还有各种馅的包子)

  吴嫣:“这些孩子也很可怜,我也要喂他们喝绿豆汤”

  吴嫣:#走到孩子们身边,给他们喂绿豆汤

  那些孩子现在正在睡觉。

  吴嫣:#看见孩子们正在睡觉,赶忙轻脚轻手的抽回来

  吴嫣:#满脸希翼地看着道长:“道长,你要吃肉肉吗?我去帮你打猎……”

  葛巢甫轻声细语道:“贫道不吃,如今外面有鬼潮,小心误入鬼村。”

  吴嫣:“啊?鬼潮!那我不出去了”

  吴嫣:“我就留在这里陪着道长”

  葛巢甫一脸惊异道:“你上山的时候,没有看到鬼潮吗?”

  葛巢甫满脸悚然:“鬼潮难不成突然退了?”

  吴嫣:“没事,有道长在,我不怕!”

  葛巢甫来到庙外,望着鬼潮,定下心来:“鬼潮还在,吓我一跳。”

  吴嫣:“道长,这鬼潮是什么啊?”

  葛巢甫道:“鬼潮,乃是伥鬼夜游,这地方有一只幽冥白虎,朝时为虎,吞噬天下,杀戮一方;夜时沉睡,伥鬼夜游,化为鬼蜮。”

  吴嫣:“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我感觉阴嗖嗖的”

  葛巢甫听闻此言,从袍袖里掏出一套长袍给吴嫣披上。

  吴嫣:#吴嫣脸微微泛红

  吴嫣:“谢谢道长”

  秋风和:(我知道了,无名氏大佬也想当坐忘道)

  吴嫣:(什么是坐忘道啊)

  ——《无忧线》——

  七月十六,中午12点,无忧,杨家坪。

  杂货铺掌柜道:“客官来些什么?”

  无忧:“老板,麻烦您给我拿一套束脩”

  无忧:(束脩总共是六种)

  无忧:(但是最古老的束脩是十条肉干)

  无忧买了一套束脩,花了六十文。

  无忧:拿着束脩去敲山水蒙学的门

  无忧:以一重两轻的手法

  无忧:中间停格几秒钟

  无忧来到不大的小书院,牌匾上书‘山水蒙学’,吱嘎,一小书童打开门来:“请问您找谁?”

  无忧:左手拿着束脩拱手一笑道

  无忧:“娃儿,不知你家先生可在否?就说有人求学而来”

  那小书童道:“我家先生在的。”

  小书童前面带路,引到一位老先生面前,这老先生长得是慈眉善目,和蔼可亲。

  无忧:见到先生一躬到底

  无忧:“先生好,白身无忧特来求学,此乃束脩,万望先生收下”

  老先生一抬眼:“你是为何要读书认字啊?”

  无忧:“为的心安明慧”

  无忧:“也为了寻找我是谁”

  老先生道:“那你是谁啊?”

  无忧:“我是无忧,但是我又不是无忧”

  老先生道:“那你又是谁呢?”

  无忧:“我不知道……”

  老先生拿着刀就要站起来:“特马的坐汪道,让我看看你有几张脸!”

  唐玄:(又来了)

  唐玄:(这位老先生是多少啊)

  唐玄:(幺鸡?)

  唐玄:(还是红中)

  无忧:“先生,我不知道什么是坐忘道”

  秋风和:(这位是我骰子老大)

  阴鱼:(这位是蓝色幺鸡)

  唐玄:(开玩笑,哪有骰子)

  秋风和:(蓝色妖姬什么鬼)

  唐玄:(我白板都去掀桌了)

  秋风和:(我还绿色心情咧)

  阴鱼:(坐汪道可以流泪,但是你不可以踩我的切尔西)

  老先生澹然坐下:“那你是谁?”

  无忧:“我不知道,我只是知道有人在等我”

  无忧:“但是我不知道究竟谁在等我”

  老先生把刀子丢在一边:“那你是谁都不知道,你找什么你是谁啊?”

  无忧:“先生,正是因为我不知道,所以我才想读书求学,明心见性”

  无忧:“用来辅助我知道我是谁”

  老先生道:“挺好,你出去吧,这儿不收。”

  无忧:“那我该怎么办呢?先生”

  老先生道:“你这困惑不是我这蒙学堂能解的东西,非得经历三千红尘,八十岁月,才能堪破一二。”

  无忧:“多谢先生,我想在您这学一学四书五经可好”

  无忧:“且让我养养浩然气”

  老先生道:“这确是可以。”

  无忧:“那麻烦先生了”

  老先生道:“这有什么?”

  无忧:“若是能学一学君子六艺,也是很好的”

  老先生道:“我来给你讲第一个字儿,这第一个字儿,我要讲的是一。一这个字儿有学问啊!有道是‘一元复始,三阳交泰’,从无中生有,有即是一。一就是其大无外,其小无内,造化天地,再造乾坤的混沌!是道,是易!”

  无忧:“是”

  无忧:“这易乃是天地规矩,伏羲一画开天穹”

  无忧:“可是先生,您觉得这卦象能逆转吗?”

  老先生道:“这卦象自然可以逆转,道与道同,道与道反。”

  无忧:无忧若有所思

  无忧:(申请道学)

  无忧过。

  骰娘:骰子在空中飞旋,狂踹瘸子那一条好腿进行道学检定:D100=48/80检定成功了,这种平淡的发展真是无趣呢

  无忧过了道学,我至今仍不知道,无忧对什么申请道学。

  无忧:思考易与逆易

  无忧:“先生天下所有东西都有阴阳两面吗?”

  无忧察觉,逆易依旧是易。

  老先生道:“就连天道,都有阴阳两面。”

  无忧:“感谢先生,请问先生您这可有《孟子》一书”

  老先生拿出了一本《孟子节文》,说道:“这当今圣上二十年前便下诏革除历朝历代所封的各路神仙,就连亚圣孟子的书,也被删节。”

  无忧:“啊?这是为何啊?”

  老先生道:“圣上的心思,我怎么知道。”

  无忧:“也是啊,天心难测”

  无忧:双手接过《孟子节文》

  无忧:收好

  无忧:“那不麻烦先生了,我先去读书了”

  秋风和:“还有这个。”

  无忧:“若有疑问,万望先生予我解答”

  老先生垂眉道:“无妨。”

  无忧:“善,那学生告退”

  无忧:躬身后撤

  无忧:等出了门,关好门在转身离开

  无忧:前往少阳寺

  无忧离开杨家坪,七月十六,下午两点,无忧,少阳山。

  玉麟镇东便是少阳山,山上一座少阳寺,寺中青龙盘卧塔身,寺外一条石板路绕道而行,路边上有路牌?七星路。民居路如七星盘在少阳山外,无怪乎唤做七星路。

  无忧:缓步前往少阳寺

  无忧往着少阳山走去,山上祭祀着青铜神像,神像乃是一个带着青铜面具的月下神女。

  无忧:恭敬一拜

  无忧:“我今于此挂单,万望神女庇护于我,稽首顿首,诚惶诚恐”

  无忧过神秘学。

  无忧:(没有神秘,申请道学)

  无忧过。

  骰娘:骰子在空中飞旋,狂踹瘸子那一条好腿进行道学检定:D100=35/80看,困难成功,快感谢我#叉会腰

  无忧你想起《天问》曾言:帝降夷羿,革孽夏民,胡为射乎河伯,而妻彼雊嫔。帝尧派遣夷羿降临,变革夏政祸害夏民。为何箭射那个河伯,夺取他的妻子洛嫔?后续更是指出寒浞娶了羿妃纯狐氏女,又迷惑她合伙把羿谋杀。为何羿能射穿七层皮革,却被其妻与浞合力杀戮?

  然而,事实上,在更为广泛的流传中,此中羿帝射九日,后羿则是东夷部落有穷氏首领,曾得到帝俊之女?西王母赐给的一枚长生不老药,其妃纯狐得知此事,为使百姓免受后羿长期的残暴统治,就偷偷把仙药吃了,化作仙女飘向月宫,成了月神的养料。(昔者姮娥窃毋死之药于西王母,服之以(奔)月。——《归藏》。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姮娥窃以奔月,怅然有丧,无以续之。——《淮南子》)

  而那位凶残的月神便是月神姮娥!

  如今神宗广寒宫便是昔时西王母国祭司的一大重要组成部分,一同侍奉瑶池的西王母。

  姮娥成为月神之后,其神因后羿造反以至于夏朝正统旁落而备受神宗中支持夏朝者打压,从天而伐!后有纯狐反向送外卖,后羿失位,月神姮娥一再遭受背誓、打压。最后以青铜覆面,被夏朝神邸巫祭劾咒而死,永世沉沦九幽,不得解脱。

  后世更是顺水推舟,将姮娥信仰推到同为常羲国世系的嫦娥身上,月神信仰再度变更,月神行列员工喜加一,月神退休返岗员工喜加一。但是这般地界居然还有信奉姮娥的,倒也是少见。

  无忧:摸出一丸牛黄安宫丸

  无忧:“今大神姮娥在上,本应奉上三牲六礼,奈何囊中羞涩,仅以此丸作为贡品,万望大神莫要嫌弃,庇佑我学道成真”

  无忧:恭恭敬敬的三跪九叩后前往少阳寺

  无忧:(咱们结个善缘)

  无忧上山途中,有樵夫大笑起来唱着小曲:“苍龙襄兮降世间,七星斗转兮参横剑~醉酒迷兮幻人世,朱红葫芦兮吞天~”

  樵夫扬起头,朱红酒葫芦提高过顶,浑浊的酒线在舌尖溅射。这是最浑浊的老酒,在他饮来,却好像醉人的琼浆。

  这里离山上少阳寺还有半程,如今只是离开七星路上了山腰。

  樵夫砍柴丁丁,木斧伐倒了一棵棵树,而一边的樵夫默默掏出了电锯,有力的电锯转动声响起,那是马达带动了链条碰撞在树干上的声音。

  那些樵夫有的是用斧子伐木,有的是用电锯伐木,更有甚者就过分了,祭起一团圆滚滚的剑光将树木伐倒,一棵棵树倒在其脚下,将来水土流失的责任属实有他一份。

  无忧:走向那驾驭剑光的樵夫

  无忧:“这位老哥”

  无忧:“真是好身手啊”

  樵夫道:“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无忧:“这已经御得了剑光,常人十世难得的造化,老哥你如此熟练,这还不算什么吗。”

  樵夫道:“这只是寻常的武功。”

  无忧:“老哥,这要是寻常功夫那就太可怕了,,说句实在话,给我看的,我都想学了”

  用剑光砍树的樵夫道:“这是用的乃是崂山道士张景箓授下的剑法,乃是一门极好的剑法,像是八卦巷的张员外,都曾学过这般剑法,砍树好用极了。”

  无忧:“不知道老哥可否传授于我?”

  樵夫道:“我这本领不够,教不了。”

  无忧:“那不知这剑法何处能学呢?”

  樵夫道:“崂山道士张景箓家住在中元坊。”

  无忧:“多谢老哥”

  无忧:继续上少阳寺

  山腰处,无忧上行片刻,一座池塘浮现眼前,塘中龙形无角的鱼在池塘之中自在游动。此处有一石碑,石碑上字迹古朴,上书‘阴月历劫,永照九幽,少阳镇魔,永劫禁劾!’

  ——《save》——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FX951741939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82568432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xzy666.com/104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