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州市一中今年几个清华北大生_林州市一中今年几个清华北大毕业生!

1972年春节过后,我有幸在原林县(现林州市)一中上了二年高中。期间,英语课都是杨岷生老师教的。时隔多年,杨老师的风格、风度和风采还深深地铭记在我的心底。杨老师是郑州大学英语系高材生。听说毕业后有关外事部门想让杨老师去当翻译,仅仅因为个子矮了点,失去了更好的发展机遇。按老师的程度,教我们英语不费吹灰之力。当时初中不开英语课,到高中后是从字母学起的,课程也就

1972年春节过后,我有幸在原林县(现林州市)一中上了二年高中。期间,英语课都是杨岷生老师教的。时隔多年,杨老师的风格、风度和风采还深深地铭记在我的心底。

杨老师是郑州大学英语系高材生。听说毕业后有关外事部门想让杨老师去当翻译,仅仅因为个子矮了点,失去了更好的发展机遇。按老师的程度,教我们英语不费吹灰之力。当时初中不开英语课,到高中后是从字母学起的,课程也就是一些毛主席语录和口语短文。我喜欢英语,书法也写得比较好,杨老师常常在课堂上抽我回答问题、背诵课文,还不时把我的英语作业张贴在学校走廊的专栏里展览,这极大地鼓舞了我的学习积极性。

因为不参加高考,学生也大都是农村娃,对英语的学习并不上心。杨老师在讲台上讲课,有些同学根本就不学习。杨老师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多次苦口婆心地教育学生:你们不能只看眼前,时代在不断变化,外语在以后的日子里终会有用场的。有的学生重新拾起了学习的信心,但还有人不当一回事。也难怪,当时在学生中最为流行的口号,就是“不学ABC,照样闹革命”。我们做梦也不会想到,几年之后,英语课程会拔高到和语文、数学三套马车并驾齐驱的地位。

杨老师治学严谨,对每一个同学都一视同仁,从来不歧视、不挖苦打击差生。课堂上,杨老师戴一副深度近视眼镜,用一根细细的竹节教鞭棍,敲打着黑板上的问题,抽学生回答。回答对了,他会高兴地点点头“Very good.”回答错了,也总是微笑着,教鞭棍轻轻往下挥一下:“sit down, please. ”回答的对与错,同学们都会感到非常的温馨。杨老师始终热情地鼓励自己的学生,希望能把英语坚持学下去。作业本上,杨老师批改后写下的标注:good ,Very good,best ,满是鼓励的字眼,无形中增加了同学们的信心和勇气。

毕业后我回到家乡参加劳动。一九七六年暑假,有幸当上了村学校的民办教师。1977年恢复高考,教育部门要求中学开设英语课。我因为有点英语底子,领导便让我教英语。幸亏英语课本内容少,知识浅,我还可以对付下来。后来乡教办调我到林县十四中教英语,课本内容也逐渐增多、加深。我每天早晚跟着收音机听英语广播讲座自学,终于胜任了教学工作。溯本追源,这都得益于杨老师当年对我的启蒙教育。

两年后,我去一中参加全县英语教师培训班,杨老师主讲。再次聆听恩师的教诲,我感到非常高兴。当着百把学员的面,杨老师叫着我的名字,向大家介绍说我是他当年的得意学生。其实我有自知之明,自己并不优秀,是我遇到了一位好老师。培训班结束后,我和老师依依惜别。后来还专门去拜访过老师一次。再后来听说,老师于1983年暑假调回了家乡长垣一中

自老师走后,一直没有再见过面。直到三十年后,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和杨老师的大儿子杨玉峰联系上了。杨玉峰现在郑州大学外语学院任教。我多次打听老师的情况,渴望能再见老师一面。

机缘来了。2016年暑假,杨老师夫妻俩在儿子玉峰的陪同下,驱车200余公里,来到林州故地重游,下榻于誉林商务宾馆。我知道杨老师行事低调,不喜张扬,因此只约了两名学友前去拜见恩师。华灯初上,我们一起在客厅等着。一会儿,灯影下过来两位老人,拄着拐杖的那位,一看就是我们的杨老师。我们趋前搀扶,老师的样子没变,还是那么慈祥,只是老了,一头白发,满面沧桑。我眼里早已涌出泪花,赶紧悄悄拭去。玉峰因为和分别多年的发小另外有约,没有来,我们搀着老师坐到酒店的包间,点了适合老人的饭菜,敬了老师和师母一杯酒,边吃边聊起来。老师耳朵有点背,但思维清晰,也很健谈。他回忆过去的事情,询问当年的同事,又一一问起还记得比较清楚的学生,说话平静如水,一如当年。

期间,成锁同学因身体不适先行离去,我和保成同学一直陪着老师聊天。师母很开朗,一直微笑着。老两口相依相偎,看得出来晚年很幸福。我们举杯祝愿老师和师母平安、快乐、健康、长寿。

十点钟,为了让老师能休息好,我们和老师握手告别。我说在老师离开林州前,还要来看望一次。偏偏连着下了两天雨,天晴了,我先和玉峰通话,玉峰急忙说别来了,已经买好回程票上车了。没办法,于是和玉峰相约,希望有一天再和老师重逢。

老师走后,期间的教师节和春节,我还发短信问候老师,寄去对老师的祝福。

2018年2月4日,突然收到玉峰一个短信,说他父亲已于2017年10月23日因突发心脏病去世,终年75岁。他们在老家为父亲祭奠过百日,刚刚回到郑州,特告我一声。一则短信,顿觉十分的伤感与悲痛。几十年了,方得一见,谁知匆匆一见,竟成永别!

玉峰发给我他写的一篇回忆父亲的文章:《从孤儿到高中特级教师》。我一连读了好几遍,看着杨老师一生坎坷而丰富的经历,眼泪止不住又流下来。

杨老师1983年7月到长垣一中后,把全部精力扑在了高三英语教学上。家乡养育了他,他反哺了家乡。他于1987年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88年被评为中学高级教师,1996年被评为中学特级教师,1994年教师节荣获全国首届“中小学外语教师园丁奖”,1995年9月被授予“新乡市优秀科技工作者”荣誉称号,1991至1993年连续三届被县委县政府命名为“专业技术拔尖人才”。2003年杨老师退休后,又被长垣一中返聘十年,直到70岁才真正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

杨老师长期教高三毕业班,曾被新乡市教育局教研室聘请为新乡市高中英语命题组成员,为新乡市每年的英语摸底考试命题达十年之久;曾被河南省招生办聘请为河南省高考英语评价组三人成员之一,并参加编写了《河南省高考英语试卷分析》及《河南省普通高考年报(英语)》等书;曾应国家教委考试中心邀请参加全国高考试卷评价会,并参加国家教委考试管理中心英语高考试题研究组《高考英语命题研究及试题分析》一书的编写工作。他先后在全国十多家省级、国家级英文报刊杂志发表各类学术性文章1700多篇,出版英语专著40多部。

太行苍苍,黄河茫茫。先生之德,山高水长。杨老师把自己的一生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了异乡的林州教育和家乡的长垣教育。林州和长垣的教育志里都写下了老师应有的一笔。秋风潇潇,远方的林州学子铭记着老师;河水滔滔,身边的长垣师生念叨着老师。红旗渠畔还镌刻着老师的踪迹,黄河滩上还回荡着老师的声音,校园的小径上还有老师依稀的身影,讲台的黑板上仿佛还有老师残留的余温。

又是一年教师节,面向南方,托清风白云,寄去对恩师不尽的缅怀和深深的思念,愿恩师在另一个世界一切安好!(河南省林州市桂林镇七泉学校学生:郭增吉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FX951741939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82568432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xzy666.com/3722.html